宅见365

来源:    日期:2012-3-27    浏览次数4240

我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宅男已近半年。几经琢磨后终于决定上雅昌艺术博客,这是2010年5月27号的事。
在博文里我写了今生的第一篇敢于见众的文字:日志《我们的中国油画》,继而又发了《我看吴冠中》、《陈逸飞和陈丹青》等等。看到网友们还有浏览的热情;就乘机在雅昌博客上继续遛弯,古今中外的乱侃,天南海北的瞎聊;面生的答声招呼,脸熟的就扯淡唠叨,犹在游哉的一晃365天啊。
为了纪念这个日子,我觉得还是应该“感谢”这次比较重的疾病,它使我认识到:应该对活着的每一天感恩,尽力的忘却生活里不愉快的瞬间,把开心快乐放大,没有必要的过于周吴郑王(一本正经的含义),疾病致使身体趋弱行动不便,只能在家疗养;除了锻炼外的时侯我就在网上“生活”滴有声有色。网上使我有了能够对权威说:“不!”的机会。才能够与众多网友们嘻嘻哈哈,因为我们都是旷野路边的小草一颗啊!尽管次穷点也不耽误照样开心。误会了再沟通,消除隔阂后就更亲,嬉笑怒骂皆有;就是挨骂也是一次难得的缘分!开阔了眼界,拓宽了情商范围不再狭隘,学会了宽宏与赞美。这不仅仅是一种学术交流的平台、也是脑力锻炼、人际来往的极佳场所,在这里遇见了许许多多的朋友及各色人等;有类是过去的自己,也有现在的“臭味相投”,且能瞭望我以后的去处,又看到眼花缭乱的图像及形形色色艺术品影踪,听得见的不光是美术方面的资讯,又了解世事的变幻风云;网友虽然是没有谋面的诸位,但从言谈字行里却感知每个人的心态及秉性。。。人之常情嘛,大家都活的艰难而又轻松。我也有小资心态的虚荣,写过散文《晚风》且酸不拉唧的腻歪了《情诗三首》,还想时髦的炫耀自己《性的历程》;并充大头般地写下了《空间扭曲与董其昌》与《绘画艺术这颗树》;《读书的遗趣》、《咬文嚼句》则嘟囔的是自己生存之体验。在网络里也是需要真诚的与人相处,《段子与绘画》、《不相信》讲的就是生活中的实事啊;就是偶尔遇到骗子的伎俩,大家也心知肚明哩!《收藏的概念》算是一个门外汉的忠告吧。《没有来的请发言》有点搞笑我们的一些评论码字人,《澡堂子里的研讨会 一、二、三》皆是期望咱们的艺术批评能够赤诚相见,我忘不了自己曾经吃过的许多“馒头”;所以就《(感恩、留恋、难忘)二厂的央美》,当然我没有压抑自己的见解,就愣头愣脑的发表了对权威的看法《年轮的老套》以后还想继续《我的大学琐忆:必须脱光》《陈年旧事:裸体的行军》。《捆绑者的祖师爷》也说明我们的名家之招也高不到哪里去,多是一些《捆绑的符号》等等而已,《绘画的气味》与《照片画与画照片》算是我自己在绘画实践里失败后的总结归纳吧。我觉得一个人与一个民族一样的需要自尊,《艺术为什么不能国际化》就是想表现自己不人云亦云!《看现代大儒怎样说体制》和《东文西化》也在大家关心的概念上仅仅提供点自己的读书笔记(我觉得这是两篇值得看看的文字)。所以我在雅昌博客遛弯的日子里,也常有半夜笑醒的憨状;譬如想起与00001号收藏家开玩笑:你太厉害了,普通人两个0,你竟然4四个0,真壮!与李志远逗嘴:红袄蓝裤向我开泡!和王国宪扯淡:你看见妞妞就嬉皮笑脸!见到玫瑰老太太的相册里有一张照片是个泥塑的女裸体就感到:“肯定不是自塑像,想爱你就是怕刺扎!”!更多的玩笑都放在了《就想作个大熊猫》里。。。。。我自己也经常地被个人搞笑得差点咧歪了嘴,“看你傻乐的像个皮袜子”!这是老婆子冷落我的经典话啊!虽然我有时候的语言有点叫人不痛快,如果是我错啦就坚决改正;有些话是无法避开一些人的利益之痛啊!不过我是小民一个仅仅叫叫而已,不耽误你该怎么干还怎么着哩!但是我起码不说违心的啊!就是自己也经常的咬住个人的舌头哩,所以我也有不妥之处,只能乞求大家原谅吧!因为我知道有矛有盾乃正常,吵吵闹闹是生活;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不足与强项。
现在没有人再关心自己的点击量排名之无聊的纠结啦,骂群架的事情基本很少见;去年的《雅昌寓言》仅欲发表一些莫名的无奈悲哀。我刚刚上网就劝海粟门下:“别骂,你上当啦,中国有许多人就是被骂才出名了!”后来我看到他经历了家人逝去的世情变故,心理上有了沧桑的体验感悟,能够再一次的加我为网友且主动的前来浏览,额心里一高兴血压就想升高。《自言自语》,《在太空里感动》就道出了吃咸盐多的人之生存感受,《活着的活着》《看见了尿不湿》就想告诉年轻人:生活里的真实往往比艺术作品还生动感人。《万一就成了大师》是我悟出了生命在不断重复时极有可能就是《轮回》。
我理想的开开心心之博客,爽快!真诚坦荡之雅昌,美哉!希望它平平稳稳的运转,人气越来越旺,回谢第一个浏览我文字的老阿黄(奕信)咩!咩!咩!雅昌博客望汪旺!
 
(贴上自己去年的《雅昌寓言》的一段,免得大家光顾着乐,还须要有点关心生存都所面临的许多难啊;除了丁克族以外,因为每一个人几乎都要当爸妈哩!)
 
《乐不思蜀和乐也思蜀 》 刘禅(阿斗)在国破之后投降,被押送到洛阳。司马昭封他为安乐公,赐住宅,月给用度,僮婢百人。刘禅登门致谢,司马昭设宴并歌舞助兴款待。当演奏到蜀地乐曲时,蜀旧臣们有国破家亡的伤怀,不少人一把鼻涕一把泪。而刘禅却嬉笑自如。司马昭见状,便问:“你思念蜀吗?”刘禅答:“这个地方很快乐,我就是思念也没有用。有人说我自小命苦其实不能全怪我啊,小时候我九死一生(有个网友也叫九死一生)的活了过来,上学的时候也没有用功。虽然没有亲妈妈,可是有那么多的人都宠着我哩,没有人怕我不学无术,吃穿不愁嘛!当了国君也不用操心,国家大事有诸葛亮顶。我不干任何事照样能荣华富贵,我就是干了也干不好呀,没有人让俺去实践,就连犯错误的机会也无人给一回。在这里和在四川一个样哩”。司马昭听了称道:“言之有理,言之有理!难道你一点也不思蜀吗?”阿斗曰:“不思蜀是假的,可是思蜀也没有任何用啊。我现在各种生活的条件尽管都是一等的设施,吃喝玩乐样样不愁,洛阳这边的羊肉汤泡馍和牛肉烩面确实好吃,但我毕竟是吃惯了成都的三鞭麻辣火锅了,肠胃早已适应了那里的红辣椒,还有全身汗流浃背的舒服劲。尽管我知道天府之国的好玩地方多多,可毕竟我是丧家之犬,身不由己啊!谁的心里还能没有原始最初的生活美感啊。我可不敢乱说一句瞎话;老老实实的回禀啊。”司马昭听了点头称是:“据宫里的方士们卜卦预测,一千多年以后,中国的小孩子可能会像你说的一样,爹妈把啥都包办了,有的连家庭作业都代做了,小皇帝们比你我过的还舒服哩。看来你不仅不糊涂而且还是个明白人。难得糊涂啊,寡人还须向你学习呀!”
 
(历史总是不断的在重复,我们不能随便的拿历史开涮,虽然喜欢开涮是我们当代前卫人的惯性。)